Motley Crew

我这个懒癌晚期文笔渣
真是
帅极了

正儿八经的圣诞礼物来了哟

叶修大大的一颗大叔玻璃心(并不是)在圣诞节前一天受到了不可挽回的毁灭性打击。


任谁一打开自己房门看见的是一只大型不明生物歪歪扭扭摇摇晃晃向自己一蹦一跳扑来,而不远的地上还有室友在躺尸的时候,谁都会二话不说的挺身而出顺手关上房门迅速离开的对吧?

当然机智心脏的叶修大大这么做了。

这就是现在他被满脸写着交友不慎啊啧啧啧叶修你自求多福吧老夫也无能为力了的魏琛按在椅子上对面还坐着一只像是用红绿相间的缎带在身上密密实实裹了几圈还打了个死结的包荣兴的原因。

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什么发展啊,今年和往年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差别啊好吗!怎么突然一下就触发特殊剧情了喂。

“所以说啊老叶,包子小同学送的圣诞礼物,还满意吗?”魏琛双手撑在椅背上,朝着正在努力挣扎着露出脸来的包子努努嘴。

“我觉得很有心啊这个礼物,你说是吧老叶?为了这个老夫可是累得半死啊。可别再说什么圣诞节的存在就是为了那么几个活动了啊。”魏琛终于一个没忍住,弯腰抱着肚子大笑起来。

叶修不耐烦向着魏琛嫌弃的一摆手,魏琛了然意味深长看着好不容易弄掉了嘴上的缎带的包子,闪身走出房间关上门。

“诶包子啊,这是谁出的主意啊,嗯?”叶修看不下去,帮着把包荣兴脸上的缎带理好解开。

“老魏和方锐说,老大最想要的圣诞礼物,就是我把自己送给老大,所以,方锐就问我要不要帮忙,然后我就被裹成这个样子了。”叶修手一抖,包子终于重见天日,表情让叶修想起了小时候隔壁家的二哈。

“以后少和那两个猥琐的家伙凑一起。”叶修一脸我早已看穿了一切的看着那个正好打在腰部的死结,揉了揉包子被蹭得乱糟糟的头发。

“知道了老大!”包子被缎带束缚着无法动弹,缎带看似随意裹在包子身上,却是极难解开。

“包子准备好没?我开始拆礼物咯”说着却并没有留给人喘息时间,从后面半诱导的把人推倒在床上,刚准备把右腿卡在人双腿之间,却被缎带阻拦了行动。

“啧,故意的是吧。”叶修试着扯开缎带无果后只有在包荣兴身上细细打量,寻找突破点。右手在腰间死结上准备将其解开,左手在人身上一路游走,下颌,脖颈,锁骨,肩臂,然后转回人胸前打转,又下滑至腰腹。

包子的身材很好,即便隔着一层布料叶修仍能勾勒出包荣兴的马甲线,对比了下自己微胖的小肚腩,叶修报复式的用手肘蹭了蹭人下体,富有挑逗意味的动作成功使人的下身前端沁出液体打湿了周围的一片缎带,却又被束缚着无法发泄,叶修的隔靴搔痒使得包荣兴不住扭动身躯,叶修无奈“包子,配合点啊,乖点我就把它解开”

包子果然僵住不动等待叶修下一步行动。叶修把左手也挪去专注在死结上,试了几次仍以失败告终,叶修手一用力便扯断了死结部分,包子正欲挣脱开身上缎带,却被叶修一手抓住缎带两头一扯。

“别急啊包子,要有耐心。”包荣兴被抵在前端磨蹭的膝盖作弄得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只得低头咬住嘴唇阻拦住喉间细碎的呻吟。

叶修慢慢把缎带一圈圈解下,取下的缎带堆在一起倒是估摸着有三米来长,半米宽。缎带挺厚实的,真空的包荣兴同志看起来没有半点冷意。

就当包荣兴身上的缎带马上全部取下时,叶修却停下了动作,包荣兴努力一挣,手上终于恢复了自由。“老大你看!终于全部.....”叶修乘着包荣兴手刚恢复自由没多久使不上力,扯过一截缎带绑住包子双手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包子半张着嘴还没反应回来,叶修早已转移目标。

 没错我就是卡肉了w~我要好好去写作业了呢。这次绝对是肉你们放心。这么哭着看着一堆作业说。





































评论(1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