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ley Crew

我这个懒癌晚期文笔渣
真是
帅极了

我真是见了鬼了【3】

OOC崩坏严重 你们倒是多吐槽啊不然我怎么改进x
Mark发现其实Eduardo是个挺有趣的家伙,他的穿着正式而严谨,即便是临时聚会他也会打扮得体面。他会给Mark收拾,不论是他把房间弄得一团糟还是把他自己,当然大多数时候他得同时收拾。这并不代表Mark就得乖乖听话,虽然在Eduardo已经掌握了这个屋子的所有物资--食物,啤酒,记外卖电话的本子,诸如此类--并且维持着这儿的整洁,比Mark对这栋房子更了解,这些情形来看Eduardo更像是这个房子的主人。
但Mark坚持反抗,他拒绝早睡,拒绝自主的按时进食,拒绝好好打理自己。如果不是Eduardo没法碰触有生命的物体的话他想这些最后也没法维持住。没错,Eduardo只能接触那些没生命的,他记得第一次发现这个是在他们在走廊上遇见的时候,Mark急着过去,以至于没有太注意正好站在那儿的Eduardo,又因为速度太快Eduardo还没来得及避让开,Mark就这么穿过了他。除了寒冷以外Mark没有感觉到任何其他的不适,要知道当时Eduardo看起来比他更受惊吓。言归正传,实际上Mark并不是真的叛逆到要去尽己所能来反抗Eduardo,他仅仅是对这些没那么关心以至于错过了进餐时间,健康的睡眠时间和休息时间而已。当然现在Eduardo在努力改善这一切,既然Mark坚持他只是因为生物钟有些错乱所以导致了不规律的作息时间的话,他可以担当“Eduardo钟”并且事实证明他干得不错,从Mark渐渐不那么明显的黑眼圈以及日渐突出的小肚腩可以看出来。
看出来Eduardo•Saverin真是个称职得令人讨厌的babysir?哈,Mark一个人也能够照顾好自己,他已经熬过来了那么多年也不差这些日子,虽然这也没那么太难以忍受,因为Eduardo并不是个独裁的君主,他也没办法命令Mark去做些什么,但他会做好食物或是点好外卖(当然是作了伪装的)然后端到Mark面前监督他进食,或是在多次催促Mark去睡觉无果后拔掉电源插头,在Mark没有保存之前。不止一次发生的这种事件导致很长一段时间Mark只要看见Eduardo靠近电源插头就会快速保存文档。
噢,该死,这讨厌的Eduardo什么时候离开。

Eduardo发现Mark其实是个很有趣的家伙,他的打扮随性而不拘一格,他从来不愿意在这些琐碎的地方耗费太多时间,他曾经见过Mark穿着同一身衣服保持了一周或是更多,最后被他强制拿去洗了然后重新给他换了身行头。他们曾为此有过几次讨论,结果最后几乎都以Eduardo被Mark气得不轻并被Mark独特的语言魅力所折服。但他的坚持不代表Eduardo对他真的完全没办法,有时候他会拿他的妻子--那位Mark时时刻刻惦记着不愿意与之分离的笔记本小姐--来作威胁,那时候Mark会变得异常的愤怒,他会和Eduardo再次大吵一架,然后去洗澡更衣准备入睡。
你不能说Mark不成熟,因为这预示着有一天他会变得成熟,但他永远不会,他不会成熟。
有时候Eduardo也想离开,丢下Mark一个人,让他过回自己没在的日子,衣服皱巴巴堆在一起,时不时被翻出一两件穿上,一切都杂乱无章,整天与那些代码打交道....噢他还是想想就好了,谁让Mark选择了一个在Eduardo看来没什么太大帮助的不怎么贤惠的机器妻子。或许有天Mark会出轨,在满是配置更好更高的电子商城,然后看中某一位迷人的姑娘,这一位就在地下室或是别的什么地方布满灰尘。
幸好Mark不会读心。
这样他就不会知道Eduardo脑内这些有趣的小剧场,更不会知道Eduardo其实根本没法离开这个屋子。这大概和他生前是这座房子的主人有什么关联?管他的。就像现在这么照顾Mark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直到他成了家,和一个活生生的,会做家务的,性感漂亮的,知性懂事的,成熟知礼的,能照顾好他的,聪明伶俐的,脾气温和的女孩结婚了,那时候自己大概就可以安心的隐匿起来,时不时出现与Mark叙叙旧之类的。
噢,该死,这讨厌的剧场什么时候能够离开他的脑海。


最后还是没写多少的我。采用了和小可爱一不小心想出来的几个脑洞,楼楼我真是太爱你了。原本是想写这俩在一起幸福快乐的生活的结果...这是什么。

我真是见了鬼了【2】

AU第二发,灵体Eduardo x人类Mark
我真高jing兴ya你们喜欢。好了那么开始正文
这时候我该怎么做,故意弄出些响声把他吵醒然后质问他是谁最后把他留下来给自己做家务直到巫师(白雪公主都变成了白雪王子,那巫婆变成巫师有什么可惊讶的)闯入自己的家而自己因为愤怒将他扫地出门?噢根据剧情他不能把他扫地出门而是得像幼儿园老师一样告诉他得乖乖待在家别给不认识的家伙开门更别相信我以外的家伙听话才有饭吃不听话就关小黑屋?然后就等着他不听话噎死结果被路过的公主殿下看上抬回家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去你的我才不是什么残暴无情的幼儿园园长小矮人。Mark被自己突然过于丰富的想象力吓了一跳,然后对于这个可笑的故事他选择了弃之脑后。
但是就在他神游的时候,面前那个家伙醒来了,并友好的向他打了招呼。“Hey,你好,你是新搬来的吗?因为我之前没见过你。挺高兴认识你,我是Eduardo,Eduardo•Saverin”他的声音意外的挺好听,和他看起来一样温和而具有魅力,或许是因为刚醒来喉咙有些沙哑,但这仍然...等等,Eduardo•Saverin?他刚说他是那个半年前出了车祸的投资家?好极了,Mark想,真是好极了。因为一个应该尸体都入土了的家伙却在他面前向他微笑。他当然知道这家伙,在他死的时候他的前女友还一脸可惜的为他这位可怜的学长惋惜了下,虽然最后因为Mark一不小心点燃了姑娘的导火线让姑娘整个人Boom的开始轰炸。
“好吧,Saverin先生,如果你的确是的话,你当然会向我解释解释半年前报道的你的死亡,以及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Mark耸耸肩,他实际上并不是真正关注眼前这个家伙是不是Eduardo•Saverin,他现下最该关心的是他为什么在自己家里并且睡在自己的床上,他不认为这有什么好解释的。
但当Saverin先生向他展示了自己在阳光下(事实上那一瞬间Mark有种他们本就是一体的错觉)透明的躯体,以及在他缓过来之前叠好了Mark从没折好的被子并理好床铺的时候,Mark突然觉得收留这个白雪王子直到他的公主来接他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当然他不是那些个又矮又没脑子的小矮人所以他可以让这位王子跳过被毒杀那个片段。毕竟被篡改的也不差这点,再说他们这根本不是童话。

我真是见了鬼了【1】

CP:灵体Eduardo/正常人Mark
AU向,OOC会有这个我尽量避免,欢迎吐槽
Mark决定搬新家。鉴于他的上一个住所与一个日夜兼程的工地相邻,并且天知道那到底是要修多久,要知道仅仅是一周就已经令Mark心神不宁焦躁不安了。这并不是说Mark没法儿在噪音下工作—他试过在Dustin的歌声中工作,那个音波攻击比这个更恐怖并且还没法躲—但是他需要睡眠,在大脑持续运转之后他得让它缓缓,就算是机器人都得时不时上点油充点电,何况他并不是。而他实在无法忍受在持续而高频率的震动(这或许有些夸张但他的确感受得到震动)下得到优质的睡眠。尤其是考虑到他的床铺还没有舒适到可以作为自带音效的震动按摩椅的可能性。
噢他当然知道现在重新找一座房子有多困难,如果不是Dustin正好打听到一所低价出售的房子,并且离Mark工作的地方挺近的话。
在Chris和Dustin作为勘察小队先去参观了遍后,Mark得到了一个关于他可能的新住所的极高的评价“如果不是房屋中介拍着心口发誓的话我还真以为这是个玩笑,你得知道那样的一个公寓正常的价格会是它现在的三四倍。即便它是二手或是千手观音,管他呢,不论几手你都是赚了Mark。”哈,说得像是他不必为此而付钱似的。Mark撇撇嘴角对此不置可否。
以上就是Mark现在站在邮箱旁抱着手看着Winkievoss双胞胎帮他搬运着打包好的纸箱的原因。Winkievoss兄弟是他隔壁邻居的隔壁邻居,都是赛艇队的运动员,据说还拿过几个奖,不过这与他没关系但是既然他们愿意帮忙Mark也不会拒绝现成的然后再找其他人。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因为是二手的一切都准备好了所以Mark只需要打包好自己的东西就可以入住了,而他本来也就没多少行李。没多久Mark就得到了一个已经搬好了如果需要帮助随时可以来找我们以及一个不用感谢我们的眼神,于是Mark随口支吾几声应付过去进了房子面无表情关上门将那对双胞胎的灿烂笑脸隔在门外。
“你好,我是Mark Zuckerburg,我假设你不是真的因为有什么'隐疾'才这么贬值,因为不论你愿不愿意我们都必须一起相处一段时间。而我认为给对方留下的是一段美好的记忆比糟透了的抱怨好。”Mark瘫在附着一层灰的沙发上,疲软地伸出右手对着空气做出握手的动作。




等等,刚才是这座房子做出了回应吗?
手被莫名其妙出现的风抚过的Mark•相信科学的无神论者•Zuckerburg嘴角抽动了下立马将这个愚蠢的想法甩出脑海,并且他成功了。但很快,他就因为这个更愚蠢的举动得到了报复。
因为他的家,被人动过了。
虽然看上去毫无差别但是Mark就是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或许是因为他早上出去上班前加热但没吃完的半块披萨现在只留下了包装盒,或许是因为他习惯放在沙发左侧的靠枕挪到了中间......看起来没太大区别,只是些微小的变化,但是Mark就是感觉到了,这一切都被人动过了。或许这时候他到卧室里去还能见到曲着身子在狭小的床铺上安睡的白雪公主?
当然,他没能见到白雪公主,因为他见到了白马王子。

喵。【3】

我终于来填坑了orz还是一如既往OOC
叶修喵懒洋洋趴在包子肩上看着一脸兴致勃勃的包子和一脸平静的罗辑聊得正欢。
从一开始的猫化话题已经聊到包子睡眠不足的问题。
叶修喵几乎要绝望了。
包子已经带着它问过了兴欣众人,甚至还视频了其他的几个职业选手,包括大眼。
心电感应般的一致回答。
不说相不相信,连看都没有看见。
叶修喵歪头看了看包子厚重的黑眼圈,发现罗辑说得没错,包子看上去的确是没睡好。而他的确没有任何关于这个的记忆。
喵。现在几号?
啊今天11了啊,是吧小弟?不过老大你问这个干嘛。要看黄历吗?
是啊今天11号,包子你别乱叫。还有叶神他真不在这。
叶修喵只是沉默。这一切越来越发不对劲了。它记忆中的最后一段记忆是在...四天前。
他还记得沐橙指着日历和他说下个星期就要过年了之类的话。
而看起来包子也不像说了谎,再者罗辑也确认了这点。
那他忘记的这两天到底该死的发生了些什么。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理理。
[其实这个梗一开始想出来是会BE的节奏啊...不过试了下果然还是不适合写虐呢...果然就是只写得出傻白甜么...所以放心看吧绝对不会虐的]
喵。
包子又开始与罗辑争论叶修的存在,却被这一声打断了。因为是趴在对方的肩上,所以叶修喵清晰的看见近在眼前的喉结突兀地滑动。一时间静得出奇。叶修喵盯着包子,包子目光游离不知在想什么,罗辑被包子突如其来的默不作声弄得满是疑惑。
喵喵,喵。
诶,好。听你的老大。那么罗辑小弟我和老大先回去了啊。说完便不再理会罗辑在背后的辩驳和询问把叶修喵抱在怀里回了房间。
包子进了房间,把叶修喵放在床上相对较软的位置上,然后合上门。
叶修喵趴在床上,眼睛却四处扫着。时不时发现点什么开口询问,包子也配合的一一回应。
喵喵。
啊对,这两天的确没回来住。老大你好厉害啊怎么发现的?
喵。喵喵喵?
那当然那当然老大可厉害了。连这个都能发现。因为是突发状况肯定来不及怎么收拾就直接走了肯定匆忙啊。
你别说这么一问一答还真像审犯人。叶修想着扯了下嘴角,嘴边的胡须一抖。
喵喵。
诶老大你真想知道啊?难不成都忘了?
喵。
还真是不记得了啊。没事老大你还有我呢别灰心,不记得就不记得了呗。我们出去吃顿好吃的怎么样?
喵,喵喵。
街口那家饺子馆挺不错的,新开的家常菜也挺好吃....老大你说呢?不过外面不卫生倒是真的,不如我亲自下厨吧老大你说好不好?诶上次我做菜老板娘还夸我来着。
喵。
老大啊你说小弟怎么那么不能吃辣啊那次你看他辣得,像是第一次发现自己会喷火的家伙似的一边嚷嚷一边跑去拿水,不过好在一帆就在旁边给他递了杯水。
叶修喵看着包子,盯得包子一阵发怂。
喵,喵。
不不老大你别瞎想我真没瞒着你什么。
叶修觉着自己恢复了人形,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家伙好好教教,至少得知道要怎么掩饰和自然的转移话题。
于是叶修喵实际上废了很大功夫才在突然跳到包子面前时包子下意识的一个眼神那找到了线索。
顺着眼神看过去是包子的床头柜,除了固定的几样日常用品以外,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册子。
册子挺薄的,上面印有医院的标志。
哦对没错还有他叶修的名字。

PN【你有本事糊弄我】

OOC 欢迎改正补充
因为是大半夜自己的一个脑洞所以可能不是很充分
所以同好们也来一起改改啊qwq
差不多...是Neal和Peter一起做任务然后Neal自作主张去吸引目标注意力,然后任务成功了但是Peter也生气了,结果Neal就跑到Peter家去找Eill帮忙了xxx
Caffrey
你别躲在里面和我老婆瞎掰
定位就显示你在这
你有本事糊弄我
怎么没本事开门啊 出来
你有本事改计划
你有本事出来啊
别躲里面不出声
TM这还是我家
呵呵呵
你有本事又骗我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里面不出声
定位吃软饭的啊,啊?
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
Caffrey Caffrey 别乱和我老婆说话
好啊你真好啊你真好啊
出来咱们算总账算总账
追了你这么多年 为什么
什么同伙宝藏 还不洗心革面
你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啊居然骗我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居然好意思
你现在这么幸福谁的功劳啊
我还为了你挨骂
换其他人你想都别想
neal neal neal neal neal neal xN
你有本事不听我话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里面瞎叽歪我知道你在这

你有本事躲监视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里面喝红酒
我知道你在这

开门呐开门呐 开门开门开门呐
Caffrey Caffrey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啥
你在给小伊认错说好话
小伊别信别信别信他
你是堂堂Caffrey
躲我家里要我老婆掺合算什么罪犯
有本事你就别躲着
现在就给我出来
快点 出来 现在
你这家伙还不乖乖出来
等着等着等着等着再不出来你家伙就给我等着看我到时候怎么neng死你
出来 快点 不出来?
我立马下令不让你出外勤
你们两个 两个又在唱双簧
什么保证 都几次了
我有那么好糊弄吗

小伊在上,我对Peter发誓
这次是事发突然 我是逼不得已的
这是真的 我没打算要骗Peter
你让他好好听我解释
任务成了 我没故意糊弄你们
我是要引开目标注意力
我不出去 因为你现在完全不冷静
你好好听我说
我们两个相处这么久了
你却还要这么瞒着我
你这么坑我 我还每次给你善后
出来出来出来
你有本事瞒着我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躲里面扯鬼话 我不听你说话

你有本事瞒着我 你有本事开门啊
别让小伊说好话 我知道你说了啥

开门啊 开门啊 开门开门开门啊
Caffrey Caffrey
别躲里面解释了 我没那么好糊弄
开门开门开门开门
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罚你专做文职一个月
看你再敢私自行动
你有本事认错了 你有本事出来啊
反正就罚一个月 让你多长点记性
哼哼
你有本事来我家 你有本事别说话
小伊快来开下门 我保证不弄死他







喵。【2】

还是OOC....欢迎吐槽

叶修喵懒懒的趴在包荣兴左肩上,微眯着眼睛不出声。自从它出了房间遇见包荣兴并进行简单的脑电波交流后它一直维持这个姿势,奇怪的是包荣兴似乎一点感觉不到重。不对最奇怪的应该是包荣兴居然仅凭它的喵喵几声就能明白它的意思。

果然是靠脑电波交流的物种么。

它就这么看着包荣兴满脸认真的和魏琛边比划边谈论自己。

“你知道那根本不可能吧包子。叶修变成猫?我懂你心情但是这想法....包子你洗洗去睡吧。”

“不,老魏你看啊老大他现在就趴我肩上面呢,你怎么就不信这就是老大啊老魏?”包子有点急,又怕叶修重心不稳,用右手指着叶修。

魏琛叹口气,突然满脸严肃的看着包子“即使我相信你叶修变成了一只猫。但是你肩上什么也没有啊包子。”

包荣兴一惊,看看同样吓到惊吓正努力调整姿势保持平衡的叶修喵,伸手把猫抱在怀里仔细端详。

喵?你这不是看见我了吗还在干嘛?

“不我确认下是不是幻觉啊。”

....喵,喵喵。....这要是幻觉就好了,只不过这幻觉有点厉害啊。

看着包荣兴抱着一团空气自言自语,魏琛拍拍包荣兴肩“诶包子我理解你心情,但是这样一直下去也不是个法儿啊,你说是吧?”

包荣兴看着魏琛,心下明白人又以为自己在犯浑。把叶修喵举起在人面前晃晃“老魏你是真看不见?”

魏琛被包荣兴突然在眼前一晃一晃的手差点戳到,后退了几步“得得得包子你别晃了成不?我是真没看见啊,我和你装个啥啊我去。”

喵,喵喵喵。这么看来暂时只有你看得见我了啊包子,去看看还有没有别人看得见吧。叶修喵冷静的对包荣兴发号施令。

“好勒老大!”包荣兴兴冲冲的向着魏琛告了别抱着叶修喵去找其他人。

魏琛摸摸下巴上的胡渣,觉得不论如何没个人陪自己一起抽烟还是挺寂寞的。




喵。【1】

总之就是一个奇怪得要命的脑洞之类的....攻受已经标好了但是我也不知道到底后面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就这样吧ovo
#OOC#文渣渣#AU#
资深宅男叶修今天也是待在家里过着昼眠夜醒的日子。
当然半夜出去24小时商店补充补给除外。
隔壁某方姓男子眼中闪着真诚的光芒点评:叶修这厮再照这样的路子发展下去,咱几个就得买猫粮做猫奴了。每天大晚上的到处蹿也不怕出什么事来。
然而方姓男子要是知道真有这么一天绝对抽自己不知多少个耳刮子,叫你有这预言力不去买彩票。得勒现在赶紧补一张看看还有没有用。
叶修这么想着,仿佛真看见那人懊悔的样子,心情也好了起来。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就可以忽视掉自己变成了一只猫的事实。
叶修喵伸出左爪子,在眼前晃晃,嗯,肉球看着手感应该不错。然后猛一下抓向身下的沙发垫子。得,还真留了个印子。啧啧啧可惜了,早知道就不在自个儿的地盘作了。
叶修喵跳下惨遭蹂躏的沙发,迈着标准猫步向着卫生间进发,他至少得知道现在变成猫之后长啥样吧。
当叶修喵纵身一跃便轻而易举到了洗漱台上面对这镜子时,叶修喵心中还是有些小得意,但当他看见镜子中模糊的“一坨”后,他用爪子捂住了自己的脸。
这镜子到底多大仇多大怨自带打码功能。
镜子中,除了叶修喵以外,房间内的东西全都一清二楚,只有叶修喵,是黑乎乎的一团,只能大概看出是个猫的身形,其他细节一点也看不出。叶修喵不死心又在房间里可以反光的地方全试了一遍,结果没有什么改变。
叶修喵现在掌握的情报是自己变成了一只猫。毛色为黑色,长短嘛...叶修喵用爪子在够得着的地方蹭了蹭,判断是短毛没错。由于现在是肉球所以没法知道手感如何,不过看看爪子上的毛,叶修可以断定这猫没主。因为附近一只流浪猫的也差不多是这样。然后现在似乎还没人注意到自己变成猫了这一点,还有可以反光的地方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以上,就是叶修喵现在所掌握到的情报了。
但是似乎差了点什么.....叶修喵斜靠在沙发扶手上,舔着自己的爪子想。它似乎忘记了些什么,不过究竟是什么它自己也不怎么清楚。
经过慎重而漫长的思fa考dai之后,叶修喵决定先出去看看情况。

于是终于更上了....写肉什么的....好渣。

正儿八经的圣诞礼物来了哟

叶修大大的一颗大叔玻璃心(并不是)在圣诞节前一天受到了不可挽回的毁灭性打击。


任谁一打开自己房门看见的是一只大型不明生物歪歪扭扭摇摇晃晃向自己一蹦一跳扑来,而不远的地上还有室友在躺尸的时候,谁都会二话不说的挺身而出顺手关上房门迅速离开的对吧?

当然机智心脏的叶修大大这么做了。

这就是现在他被满脸写着交友不慎啊啧啧啧叶修你自求多福吧老夫也无能为力了的魏琛按在椅子上对面还坐着一只像是用红绿相间的缎带在身上密密实实裹了几圈还打了个死结的包荣兴的原因。

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什么发展啊,今年和往年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差别啊好吗!怎么突然一下就触发特殊剧情了喂。

“所以说啊老叶,包子小同学送的圣诞礼物,还满意吗?”魏琛双手撑在椅背上,朝着正在努力挣扎着露出脸来的包子努努嘴。

“我觉得很有心啊这个礼物,你说是吧老叶?为了这个老夫可是累得半死啊。可别再说什么圣诞节的存在就是为了那么几个活动了啊。”魏琛终于一个没忍住,弯腰抱着肚子大笑起来。

叶修不耐烦向着魏琛嫌弃的一摆手,魏琛了然意味深长看着好不容易弄掉了嘴上的缎带的包子,闪身走出房间关上门。

“诶包子啊,这是谁出的主意啊,嗯?”叶修看不下去,帮着把包荣兴脸上的缎带理好解开。

“老魏和方锐说,老大最想要的圣诞礼物,就是我把自己送给老大,所以,方锐就问我要不要帮忙,然后我就被裹成这个样子了。”叶修手一抖,包子终于重见天日,表情让叶修想起了小时候隔壁家的二哈。

“以后少和那两个猥琐的家伙凑一起。”叶修一脸我早已看穿了一切的看着那个正好打在腰部的死结,揉了揉包子被蹭得乱糟糟的头发。

“知道了老大!”包子被缎带束缚着无法动弹,缎带看似随意裹在包子身上,却是极难解开。

“包子准备好没?我开始拆礼物咯”说着却并没有留给人喘息时间,从后面半诱导的把人推倒在床上,刚准备把右腿卡在人双腿之间,却被缎带阻拦了行动。

“啧,故意的是吧。”叶修试着扯开缎带无果后只有在包荣兴身上细细打量,寻找突破点。右手在腰间死结上准备将其解开,左手在人身上一路游走,下颌,脖颈,锁骨,肩臂,然后转回人胸前打转,又下滑至腰腹。

包子的身材很好,即便隔着一层布料叶修仍能勾勒出包荣兴的马甲线,对比了下自己微胖的小肚腩,叶修报复式的用手肘蹭了蹭人下体,富有挑逗意味的动作成功使人的下身前端沁出液体打湿了周围的一片缎带,却又被束缚着无法发泄,叶修的隔靴搔痒使得包荣兴不住扭动身躯,叶修无奈“包子,配合点啊,乖点我就把它解开”

包子果然僵住不动等待叶修下一步行动。叶修把左手也挪去专注在死结上,试了几次仍以失败告终,叶修手一用力便扯断了死结部分,包子正欲挣脱开身上缎带,却被叶修一手抓住缎带两头一扯。

“别急啊包子,要有耐心。”包荣兴被抵在前端磨蹭的膝盖作弄得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只得低头咬住嘴唇阻拦住喉间细碎的呻吟。

叶修慢慢把缎带一圈圈解下,取下的缎带堆在一起倒是估摸着有三米来长,半米宽。缎带挺厚实的,真空的包荣兴同志看起来没有半点冷意。

就当包荣兴身上的缎带马上全部取下时,叶修却停下了动作,包荣兴努力一挣,手上终于恢复了自由。“老大你看!终于全部.....”叶修乘着包荣兴手刚恢复自由没多久使不上力,扯过一截缎带绑住包子双手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包子半张着嘴还没反应回来,叶修早已转移目标。

 没错我就是卡肉了w~我要好好去写作业了呢。这次绝对是肉你们放心。这么哭着看着一堆作业说。